国际会议语言、外语和翻译

  发布时间:2012-10-02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国际会议是个讲坛。在这个讲坛上,与会者彼此以语言相沟通。语言在国际会议上占有特殊的地位和具有明显的特色。人们将这种语言称为会议语言。

  会议语言,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外交语言。外交语言同我们通常说的“外交辞令”不同。外交语言非但应具有婉转、含蓄、巧妙和有礼的特点,更重要的是应有法律语言的严肃性和准确性,甚至有文学语言的美和相声语言的幽默、风趣。国际会议史上,曾传颂过许多不朽之作,载入名人演说之中。1955年周总理在万隆会议上的补充发言精辟地论述了“求同存异”,对于扭转当时的爆炸性形势起了关键作用,堪称国际会议讲演的典范。

  一、会议语言的风格

  国际会议高手云集。许多代表无不想“露一手”,借机表现自己的才华、聪明和学识。这真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花坛,反映了各自的风格和特点。有的人言简意赅,有的人则是夸夸其谈;有的人谦虚谨慎,有的人则是锋芒毕露;有的人谈笑风生,有的人则是讷口少言。不同的风格和特点提供了比较和借鉴的机会。

  在社交及非正式场合中,个人的谈话风格尽可各异,不受拘束。但在正式国际会议上,代表们的发言却不能视作个人即兴之作,可以姑妄言之,而是在水银灯下表达派出国家和机构的立场和观点,字字作数。有的会议更是逐字记录在案。不能以辞害意,放荡不羁。应提倡在国际会议上慎言,即不作无准备和无把握的发言,力求言必中、言有物。

  当然,慎言不等于寡言或不言,而是注意影响和后果。慎言也不等于停留于读稿,而不敢根据现场情况作必要的补充,也不等干只能用刻板的词句,而不敢以生动活泼的言语讲话。难点是在“慎言”和“善言”之间找到最佳结合点。

  中国人在国际会议上的语言风格是50年代初开始形成的。那时,我们的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比较险恶,养成了我们以明白无误的语言、斩钉截铁地声明我们的立场的习惯。同意就同意,反对就反对,不满就不满,直截了当,没有多少拐弯抹角。随着我国国际交往的扩大和国际环境的变化,我们的语言也逐渐“同国际上接轨”,更多地注意语言的技巧,以适应复杂的需要和达到最佳的效果,但至今仍保留它的核心——实事求是、朴实无华。花言巧语、矫揉造作、口是心非,仍是我们所鄙视的。

  二、会议语言的套式

  每个行业都有一套自己的行话。除了使用许多术语外,国际会议也有一系列的套话。所谓套话就是在什么情况下说什么话的固定程式。有人称之为“陈词滥调”,但国际会议既不能排除形式,浮语虚词便也难以完全避免。与会者应当熟悉这些套话,既是为了入境随俗,也是为了免得显示自己是个“外行”或“生手”.只要我们注意观察与学习,这一套是不难学会的。例如:

  开会时,主席把木槌一击,头句话便是:“请安静,现在会议开始。”

  遇有代表举手或举牌要求临时发言时,主席便会说:“我注意到……代表要求发言,现在请他讲话。”

  代表得到发言许可,常以“谢谢主席先生……”启始。发言转题时,称呼一声“主席先生”,起转折作用。最后总是以“谢谢主席先生”而结束。

  比较难学的是在国际交往中会话的委婉语。

  外交语言以婉转而著称,许多委婉语就富于套话之中。有人称委婉语是,用一种不便明说但又能使人感到愉快的含糊其辞的话,来代替令人不悦的暗含之意,或不够礼貌的表达法。这在一定意义上可谓切中要害。委婉语使用甚广而且花样翻新。举例如下并试作注释:

  同意……的意见,对我来说没有困难(意即可勉为其难同意之);我想亟力理会……的发言(意即至今仍不得要领);这个问题是众所周知的(意即不必多费口舌);

  我可以考虑……表示的忧虑(意即准备妥协);

  我提请……注意……(意即对……有保留意见);

  我对同意……感到有点为难(意即不愿接受);

  我有点担心……(意即存疑);

  我希望没有人会反对……(意即估计有反对意见);我猜想……(意即看法没有把握);

  我原则上同意……(意即抽象肯定,留有余地);

  我个人认为……(意即不是官方立场);

  按照目前情况,我认为……(意即事过境迁,另作别论)。

  有人认为,在会议语言中使用修饰语应特别注意。修饰语的轻重,反映了分寸的掌握。会议的参加者应当学习从不同的修饰词中品出不同的味道来。譬如说,形容某个建议是“建设性的”、“积极的”、“向前看的”、“重要的”、“可取的”,意味说话人对它基本上持肯定态度。如果说它是“令人失望的”、“消极的”、“有待改进的”、“需作进一步研究的”则是表示说话人基本上持否定态度。如果说某建议“挺有意思”、“未曾想到”、“印象深刻”又是什么含义呢?很可能是一种模棱两可的评价,不说明什么问题;也可能是说话人有意回避明确表明立场的委婉表示。

  我们经常可从报纸上读到会谈公报、联合声明及对记者的谈话。从这些报道中,也可以体会到不同用词所暗含的意思:

  会谈是诚挚友好的——气氛融洽、和谐;

  达成了共识——看法相近或相似;

  坦率地交换了意见——分歧较大,没有弥合;

  各自申述了立场——各说一套,没有谈拢。

  国际会议较讲礼貌。即使表示异议,也先讲几句客套话。文章往往做在“但”字上。因此,如果你听到了褒词,切莫高兴过早,请注意后面的贬意。例如:

  我对……代表怀有深深的敬意,但……;

  刚才……代表以机敏和自信叙述了他的看法,可是……;我专心致志地聆听了……代表的发言,不过……;

  我想……代表讲的很有道理,然而……

  在连接词“虽然”、“如果”、“即使”、“尽管”、“除非”等词的后面也往往引出一些和主句的意思相左或带有先决条件的内容,需予注意。例如,虽然有代表表示怀疑,我仍坚持我先前的主张;

  如果多数代表给予支持,我代表团将乐于接受这一提案;除非做重大修改,这一建议是不可行的。

  某些用语添加之后也往往使原意大为减色,请比较:

  会议将认真考虑这一建议。

  会议将在适当的时候认真考虑这一建议。(可能遥遥无期)这一计划将会受到欢迎。

  这一计划,只要切实可行,将会受到欢。(可能被否定)委员会一致同意将方案付之实施。

  委员会一致同意尽可能将方案付之实施。(可能半途而废)某些表示不确定和反映客观立场的用词又可缓和说话人的语气,使某些话听起来不那么刺耳。

  ……代表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

  ……代表也许是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

  这一建议违反了议事规则。

  这一建议可能违反了议事规则。

  我认为会议难以如期结束。

  我似乎认为会议难以如期结束。

  这种设想难以实现。

  这种设想看来难以实现。

  说话听音,锣鼓听声。国际会议语言暗藏许多“弦外之音”,需要我们细加琢磨,从委婉中窥见真意,并学会以委婉对付委婉。

  (关于国际会议常用词语请参见附录二)

  以上实际上只是讨论了语言的技巧使用。下面我们还须回到语言最基本的功能——一个民族用以彼此交流思想和感情的工具,如汉语、英语、俄语等,以及它在国际会议这一特定场合中的作用。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