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国际会议过程中经常遇到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2-10-02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一、会议宗旨

  所谓会议宗旨就是指举办某一特定国际会议的目标。对此,会议的主办者都会以准确和简明的语言加以阐明。例如1981年在墨西哥举行的坎昆首脑会议的主要目的便是:“通过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对全球谈判和其他讲台上关于国际经济合作的其他努力,获得认识上的真正一致,并给予积极的政治推动,以促进全球谈判达成协议。”从这段文字里,我们至少可以看出三层意思:

  (一)与会者的层次: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二)目的:促进全球谈判达成协议;

  (三)手段:对全球谈判和其他讲台上关于经济合作的其他努力,获得认识上的真正一致,并给予积极的政治推动。

  被邀请者应当根据会议宗旨决定是否与会、与会的积极程度以及自己的方针策略。某些会议的宗旨可能有悖于被邀请者的立场和主张。例如,一些西方人士就不赞成不结盟的原则,甚至认为不结盟是不道德的行为。持此种态度者便不会出席讨论以肯定不结盟原则为宗旨的国际会议。如果去了,也是为了去唱反调。同时,某些国际会议的发起者也会订立他人难以接受的会议宗旨。例如,有的会议便申明它是为了反对计划生育,支持“西藏独立”,甚至重振法西斯主义。这样的会议宗旨使许多人望而却步。

  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许多时候,公布的会议宗旨不一定能全部反映发起者的意图。不少国家、机构和人士在举办国际会议时都有自己另外的不便明讲但并非不正当的目的——宣传自己,扩大影响,收集信息。这些考虑,如不过分,不足为奇。因为几乎毫无例外,谁都想通过举办国际会议获得某种好处。因此,要清楚了解发起者、组织者、赞助者的背景,以便准确判断,哪些弦外之音属正常做法,哪些是离弦走板。

  有的国际会议旨在处理当前的紧迫问题——日元升值、股市暴涨、边界冲突、民族纠纷、难民潮、毒品过境等。这种会议往往引人注目,成为头条新闻。某些会议的主要目的不在立即解决什么问题,而在于创造和解气氛。会议能把敌对方面带到会议桌上来,本身便是国际社会的胜利。近年来,围绕柬埔寨、中东、前南斯拉夫问题而举行的国际会议便是例证。更多的国际会议,既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也不是为了创造气氛,而是为了实现国际交流,包括学术研讨、人才培训、业务洽谈等。此种会议往往具有气氛和谐和进行平顺的特点,其目的不在取得共同的结论,而是重在切磋争鸣。此外,还有一种为庆祝、纪念某一历史性事件或嘉奖某一突出贡献而举行的国际会议。这种会议常伴随庆典仪式并同学术讨论相结合。

  国际会议的策划者必须明确自己的会议宗旨。这种宗旨可以反映于文字上,也可以隐蔽于具体做法背后。策划者据此确定会议的进行方式。

  二、会议名称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姓名——张三、李四、彼得、约翰。国际会议成千上万,也各有名称,以示区别。人的姓氏取自山川树木、飞禽走兽、职业工种、册封官衔。国际会议则可以得名于:

  (一)所属国际机构的名称,如联合国大会、国际红十字大会、各国议会联盟大会、扶轮国际大会;(二)与会国所属的集团,如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世界穆斯林大会、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部长级会议、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三)与会国所在的地区,如泛美会议、非洲国家首脑会议、亚太区域和平会议、欧洲安全和合作会议;(四)举行会议的地点,如旧金山会议、万隆会议、布雷顿森林会议、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五)所属专业或职业,如世界林业会议、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国际敦煌学术会议、亚洲胸外科医生会议;(六)突出的国际问题,如联合国最不发达国家会议、世界人口会议、柬埔寨巴黎国际会议、关于裁军问题的特别联大;(七)社会主张或政治运动,如世界反对种族隔离行动大会、亚非人民团结大会、世界佛教徒大会、国际社会党代表大会。

  为了使用上的方便,国际会议常用简称。为此,需查核会议的全称,以确定何所指。如“日内瓦会议”便不计其数。假若不加以限定,就无法使人对号入座。我国在50年代中期就参加过两次日内瓦会议。一次是1954年关于朝鲜和印支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另一次是1955年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

  国际机构召开的常会、例会通常都排以序号,以表明会议的顺序并便于辨别。例如,第X届特别联大、第X届不结盟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议、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第X届国际大会等。除序数外,人们还经常在常会、例会的名称上标明会议的主题。例如,在“第一届特别联大”前又冠以“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字样,形成意思更为完整的“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第一届特别联大”.

  国际会议的名称应力求简短、易读、易记。以为把名称叫得越复杂便显得越重要的认识是没有根据的。至少从公关的角度来看是不可取的。举例,称“亚太合作国际会议”便足矣。如取名“亚太合作国际会议:日、美、中新兴工业经济及东盟的作用”便嫌繁冗了。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