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漆器 大梦想

漆缘文化之行有感

作者:阮俊  发布时间:2016-02-17    来源:福建外事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漫步三坊七巷中,深宅大院、独家小楼、白墙褐瓦、经久老树,似乎眼前的一切总能把你带入路逢十客九青矜,半是同袍旧弟兄。最忆市桥灯火静,巷南巷北读书声”的情境之中,而每每回望,已然时过境迁,有的仅仅是丝丝静谧和深邃。

  一路流连,思绪飘飞,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位于南后街中段的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苑。这里正在举办“丝路非遗系列展之漆缘篇”展览,而这也是今天我们支部生活的目的地。

  博览苑位处于一处粉墙黛瓦、砖木结构的宅院中,步入其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四方天井,院内长条青石板铺地,显得厚重质朴,与之相对是屋正中展柜上的一对光亮灵动、精妙绝伦的脱胎漆瓶。它揭开了今天观展的第一个主题“漆往事”。从讲解员口中,我得知了这对漆瓶远渡重洋的故事:1992年,一位来自美国旧金山得老太太几经周折,在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的帮助下,实现了丈夫重回故园的心愿,而这对漆瓶也随之回到了阔别81载的故乡——鼓岭。小小漆瓶不仅在岁月的流转中实现了艺术的升华,更承载着异国他乡游子思乡情切的永恒记忆。此时此刻,我突然明白了大漆深沉悠远、漆艺承缘载道的涵义。

  移步展厅侧面,讲解员指着墙壁上的两句古诗:“制是菊花式,把比菊花轻”,向我们聊起了沈绍安其人。清乾隆年间,民间漆匠沈绍安通过对旧匾额的分析,了解了失传已久的汉代夹纻技法的基本材料成分,经过不断尝试,将此技法还原,并在手法、材料上大胆创新,造就了脱胎漆器这一门艺术瑰宝。当时,沈老先生向清廷进贡的脱胎菊瓣形朱漆盖碗,壁薄如纸,厚不及一毫米。乾隆见后龙心大悦,亲自在盖内、碗心题诗一首,前两句就是我之前看到那两句,后两句则是“啜茗合陶句,浥露掇其英。”由此可见脱胎漆器的特点,足见其在当时产生的巨大影响。此后,历经传承发展,沈氏后人借福州开放为通商口岸之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将漆器流传至世界各地。

  展览的第二个主题是“漆当代”。经过两百多年的时光,福州脱胎漆器的发展并没有停留在漆器本身,经过海峡两岸众多工艺美术大师们的努力,这一艺术门类借古开今,探索创新,衍生出了漆画、琉璃漆雕等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在展厅诸多艺术创作中,我最喜欢的是一幅再现敦煌飞天的大型漆画作品。乍一看,画面远处一团团金中带黄、灼烧似霞的火焰,铺天盖地,怒吼、撕扯天际,火光中飞天昂首挺胸,双腿上扬,拈指散花,衣裙巾带随风舒展,由上而下,徐徐舞动,像在空中自由飞翔的燕子,给人以潇洒轻盈的飞翔之美。整幅画作形象清晰、比例协调、线条流畅、色彩绚丽、富有层次感,加上光影明暗恰到好处的映衬,不论从哪个角度看,画面始终火光熠熠,如真似幻,而飞天融于天火一色,安详自若,舞姿曼妙。或许这就是在传统髹饰技法基础上,以“真金碾泥为色”,赋予了作品独特的表现力和生命力吧。我突然想,飞天是敦煌的象征,敦煌则是陆上古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它与海上丝绸之路一北一南、遥相辉映,共同书写着中华与邻为善、万邦通好壮美诗篇。历史和现实在这一时刻,不约而同地实现了时空的交融。驻足其间,融入其中,在不经意间我被触动了心弦,凝心聚神、久久不愿离去。

  参观完展览的前两个专题后,我们进入了“漆生活”的现实世界中。在展厅中,举办方请来了民间艺术传承人,现场为大家展示自己的拿手绝活。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福州软木雕、有精巧细致的漆线雕、有融合东方古韵的龙人古琴艺术等等,着实让我感受到了漆的高雅、漆的浪漫、漆的写意、漆的含蓄,更传递着“百姓日用即道”的现实意义,体悟着智慧、温暖、品质生活的价值观回归。回想起来,在那一刻,我不仅仅是感动,更有来自心灵的震撼。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从眼前溜走,“丝路非遗系列展之漆缘篇”的参观也即将结束,我有幸参加了此次支部文化之行,饱览了福州传统脱胎漆器艺术所呈现的“中国之美”,心中平添了许多爱国爱乡的情愫,可谓收获颇丰。如今,“中国梦”正向你我迈进,正向世界迈进,中华传统民间艺术必将为此而焕发出勃勃生机,必将大有可为、大有作为。小小的脱胎漆艺也将重走丝绸之路、跋山涉水、远赴重洋,以小小身躯连接起祖国与万邦睦邻的友好情缘,搭建起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共融共通的渠道,承载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作为外事人的一员,我们更要解放思想、开拓思路,主动融入“一带一路”战略,带着历史的使命感、责任感,展现东方独有魅力,共同致力于拉近中国与世界距离的伟大事业中。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