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岭故事:中美人民百年友谊的承载

作者:文/韩珠妹 摄影/王海  发布时间:2016-12-21    来源:福建外事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很多人也许并不知道福州“鼓岭”这么一个地方,但在20122月,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访美期间讲述的福州鼓岭故事,感动了中美两国人民,也把藏在深山人未识鼓岭带进了世人的视野。

  鼓岭在福州鼓山之北,海拔800米左右,炎夏最高气温不超过30摄氏度,是避暑胜地。1886年,英国人任尼在鼓岭修建了第一座别墅宜夏别墅,开辟了中国建设西式别墅社区的先河。其后数年间,英、法、美、日、俄等20多个国家的在华人员在此修建了300多座西式风格别墅,并建起万国公益社、网球场、游泳池等配套设施,成为了一个功能完善的避暑度假区。如今的鼓岭,仍然保留着多座完整的老别墅,成为中外民间友好相处的见证。

  “鼓岭故事”的前因后果

  “鼓岭故事“的主人公,密尔顿·嘎登勒(现译密尔顿·加德纳)的父亲乔治·密尔顿·嘎登勒是美国基督教会公理会国外布道会的一名传教士,在福建南平和福州工作生活多年,6个孩子中前4个孩子都在福建出生。嘎登勒一家在鼓岭上有一栋别墅,密尔顿在那快乐地度过了9年的童年时光,与中国伙伴一起吃饭,一起玩耍。

  加利福尼亚大学1986年出版的《在忆念中》一书里,介绍物理学教授密尔顿·嘎登勒时,一开始是这么写的,“密尔顿·嘎登勒1901210日生于加州圣克鲁兹。如果不是他的父亲因为义和团运动暂时返美,他原本应该在中国出生。”

  这是他的太太——伊丽莎白·嘎登勒一再坚持要求加州大学这么写的。1911年,嘎登勒全家迁回美国加州。他始终保持着中国的饮食习惯,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回到儿时的中国故园,但终因种种原因而未能如愿。临终前,他仍不断念叨着KulingKuling。嘎登勒夫人不知丈夫所说的Kuling在什么地方。但为了实现丈夫魂牵梦萦了一生的心愿,她多次到中国寻访,但由于不知鼓岭的确切位置无果而返。后来,在当时的中国留学生刘钟翰的帮助下,嘎登勒夫人弄清楚Kuling就在中国福州。

  1992年春天,在福州市担任市委书记的习近平,从人民日报上看到刘钟翰先生的《啊,鼓岭!》这篇讲述嘎登勒夫妇感人至深故事的文章,放下报纸,马上指示外事部门与嘎登勒夫人取得联系,热情邀请她访问鼓岭。19928月,这个有点遗憾的故事终于有了美好的结局。嘎登勒夫人从旧金山转道北京抵达福州。习近平和嘎登勒夫人相聚在福州,虽是初次见面,却如故友相逢。在习近平安排下,嘎登勒夫人来到丈夫生前念兹在兹的鼓岭,亲眼看到那个美丽的地方,看到丈夫儿时曾徜徉其间的空濛云雾、滴翠青山。那天,鼓岭有9位年届九旬的嘎登勒儿时的玩伴,同嘎登勒夫人围坐在一起畅谈往事,令她欣喜不已。当伊丽莎白离开福州前,异常激动地把她丈夫生前在福州收藏的一对脱胎花瓶赠给福州市博物馆,并说福州是她的第二故乡,今后一定再访福州市。花瓶是密尔顿生前用专门的文物保护涂料三年五载地便刷一遍,精心保护,完好如初。

  1994年,伊丽莎白·嘎登勒获福州市人民政府授予的“福州市荣誉市民”称号。她是首批被福州授予该荣誉称号的国际友人之一。遗憾的是,她于2011年仙逝,再也不能回到福州。

  “鼓岭故事”的延续——中美友谊百年传承

  “鼓岭故事”报道引发广泛关注,福州市对此也高度重视,正在按照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休闲养生区和文化旅游区的目标,将鼓岭打造成福州的新名片,让它更好地发挥世界人民友好交往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同时,为了中美民间关系持续发展,传承友谊佳话,福州市多方努力寻找嘎登勒后人,延续“鼓岭故事”。

  福州市外侨办积极与福州市在美国的友好城市塔科马市以及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市族谱学会等机构联系,在美国族谱学专家、塔科马福州友城委员会副主席戴维·摩尔斯等人的帮助下,找到多位嘎登勒家族后人,包括密尔顿·嘎登勒先生的侄孙加里·哈罗德·嘎登勒和李·瑞·嘎登勒,外甥乔治·嘎登勒·布莱森,养侄女诺娜·嘎登勒和表亲哈罗德·梅塞尔等五位后人,并与密尔顿·嘎登勒先生的侄孙加里·哈罗德·嘎登勒和李·瑞·嘎登勒取得了联系。

  加里·哈罗德·嘎登勒(1948年出生,64岁)和李·瑞·嘎登勒(1950年出生,62岁)是密尔顿·嘎登勒大哥瑞·厄尔·嘎登勒的孙子。加里是一名牧师,同时在圣路易斯谷临终关怀中心工作。李是普拉亚德尔雷伊养老院的负责人之一。他们还热衷于推进中美友好事业,是美中人民友好协会的成员,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嘎登勒兄弟的祖父瑞·厄尔·嘎登勒(密尔顿·嘎登勒的长兄)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原名圣教医院,由美国教会于1860年创办)出生,和他的妻子也是在福州相识相爱,并同在协和医院生下了嘎登勒兄弟的父亲理查德·汤姆森·嘎登勒。1987年嘎登勒兄弟回福州访问时,到鼓岭、白塔和协和医院等地寻根,并取了一罐白塔脚下的泥土,珍藏至今。

  20129月,为了续写“鼓岭故事”,应福州市邀请,嘎登勒兄弟再度回到福州,与其他7名在鼓岭生活工作过的美国友人及其后人和友城客人一起,来参加鼓岭修复后的开园仪式。加里腰背不好,腿脚也不灵便,可是他拄着拐杖,依然坚持要来福州,来鼓岭看看他的“第二故乡”。

  在我们小的时候,我们的父辈时常跟我们提起他们在鼓岭的生活。祖父留下来的相册里有很多关于鼓岭的照片, 加里说,我始终觉得我和鼓岭是息息相关的,可以看出这些年来鼓岭变得更加漂亮了,原先的很多老建筑也得到了修复。”

  我至今还记得祖父跟我说过他们在鼓岭打虎的故事,我还留有祖父和他的打猎伙伴的照片。在我印象里,鼓岭是个很酷的地方,充满了乐趣,李说。李看到鼓岭上已逾千年的柳杉王树时兴奋不已,他表示这棵参天大树正是老照片里他祖父玩耍、乘凉之地,此番得见令他不胜唏嘘。

  穿梭在鼓岭的青山绿树、大街小巷间,嘎登勒兄弟不时地用相机镜头记录下今天的鼓岭,兄弟俩表示会把老照片和新照片摆在一块,将先人的梦和对福州的情缘,通过后辈继续延伸。

  嘎登勒兄弟还来到鼓岭的古井,亲手打上一桶清澈甘甜的井水。兄弟俩感慨:这是曾经孕育我们祖辈、父辈的水。那口百年古井上,当年铭刻的外国本地公众水井字样依然清晰可辨。鼓岭村民告诉我们,听村里老人说,这里曾是外国和本地居民共同使用的水源,是当地老百姓和外国人和谐共处的友谊见证。

  来到嘎登勒故居的时候,嘎登勒兄弟更是激动不已,拿着相簿,把里面珍藏的故居的老照片和修复后的房子一一对比,“这个窗户是一模一样的,这根柱子也是……”“这就是我们祖辈居住过的房子啊,我们回家了!”在最初的考证中曾以为这座建筑已经被拆掉,改建成华盈山庄的一部分。可后来,在多次的交流中,嘎登勒兄弟交给福州市政府人员的照片,让大家发现,原来这栋建筑并没有毁掉,而是一直都在。“我们的曾祖父母、祖父母和父母都在这里生活过,认识许多当地人,很多人成为了他们一生的朋友。他们的后代现在依然生活在这里,我们想来这里见这些人。”在鼓岭古街上,嘎登勒兄弟偶遇了几位当地老人,加里调皮地用英文向83岁的鼓岭老人郭细妹打招呼,并将自己的拐杖与她的放在一起拍照。郭细妹说,嘎登勒一行让她仿佛重现童年时光。

  927上午,11位来自美国、澳大利亚的外国友人应邀参加福州市举办的鼓岭 Kuling文艺活动,其中包括7位当年曾在鼓岭居住的外国人的亲属或后裔,他们与当地村民围坐于千年柳杉树下,细数他们与这个小镇的百年情谊活动上,鼓岭村民梁奎东将伊丽莎白·嘎登勒访问鼓岭时的老照片赠送给了加里·嘎登勒。梁奎东说,希望我们今后能常来常往,像千年柳杉一样,培育中外人民友谊的常青之树’”。福州市国际友城美国塔科马市副市长约瑟夫·朗尼根在活动上接受主持人采访时表示,塔科马市是习近平担任福州市市委书记时缔结的友城。塔科马市被“鼓岭故事”深深感动,非常高兴能够帮助福州市寻找到嘎登勒后人,延续中美友谊佳话。活动当天,China Daily(中国日报)、Beijing Review(北京周报)、新华社、人民网、福建电视台、福建日报、海峡都市报、福州市属福州电视台、福州日报、福州晚报等媒体纷纷进行了专门报道,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在福州的日子欢乐而短暂,临别之际,加里·嘎登勒动情地说:“我现在深深了解我的叔公(密尔顿·嘎登勒)为什么会一生牵挂鼓岭了。鼓岭、福州是我的家乡,我的心永远牵挂这里的山和水,这里的朋友,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回来。”我们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外交家,但是非常希望通过我们的点滴努力,继续加深两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