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隐元禅师的梦

  发布时间:2016-10-25    来源:友协办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编者按:近日,日本剧作家增田维忠访闽,拜会了省友协,表示希望在福清黄檗山采景,拍摄一部关于隐元大师生平事迹的电影。据介绍,增田维忠先生收藏了一幅原黄檗山万福寺住持、日本黄檗宗创始人隐元大师的真迹。此次访闽旨在追寻隐元大师足迹,走访黄檗山万福寺。增田维忠先生就此次追梦之旅写了一篇文章,现予以刊登,与大家共同欣赏。

  

  追寻隐元禅师的梦

  东洋好莱坞  增田维忠

  

  都说是十月小阳春,可南中国的秋色却比春色更显得生机盎然。在福州市郊数十公里外的黄檗山峦,一片黄檗树林郁郁葱葱,掩映着一座古朴而黄亮的万福寺院。提起这佛教界“黄檗宗”,在日本的信徒成千上万,名气可大了。同宗同名的“万福寺”,遍布扶桑各地近五百座。而这寺院众多、信徒八方的弘法先祖,就是明末清初的福建福清黄檗山万福寺住持隐元禅师。据说这位蜚声海外的禅师有一个非常美丽的梦,这梦又成了一幅非常美丽的画,这画又成了一片非常美丽的天地,所以我急切而兴致勃勃地奔上了福清黄檗山道。

  行至山门,民间的保安先生正在收取入院参观费,也许代之以类似日本的进香料吧。正值上午十时左右,寺院里却一片静谧。我有点儿纳闷:既是名刹,因何寂寥。抬眼望见一位年轻僧人迎面而来,一句“阿弥陀佛”,把我俩的距离瞬间拉近;又道“善哉善哉”,便引出了寺院的今昔变迁。数百年的人间沧桑,让这黄檗山万福寺在战火中劫后余生。改革开放后中日友好大道畅通,隐元禅师的日本信徒接踵而来,进香不断。尤其是九十年代初期,包括东瀛香客在内的各方捐助,更使院内碑石林立,碑文感人。寺院修葺如新,四围山色迷人。我来时的车窗两旁,一幢幢别墅洋楼映入眼帘,简直分不清自己是深入乡间还是身居城里的高级住宅区。

  宁静的万福寺里,耳畔萦绕着年轻僧人充满自信的解说词,眼前仿佛映现出三百数十余年前的历史画卷:中国高僧隐元(字隆琦)应日本长崎兴福寺住持逸然禅师四次来信邀请,终于在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六月二十日,63岁高龄的隐元禅师率弟子30人传法东渡;在厦门港口会见民族英雄郑成功,毅然登上成功大将军馈赠的渡海坚船;到日本便与幕府时代的贵德川家族文墨交往与佛学切磋,使之弘法顺畅,并播及中华医药、建筑、印刷和雕刻、书法、音乐等技艺。当年由福建移植而去的四季常青豆角,也成如今日式佳肴食材,且被誉称为老幼皆喜的“隐元豆”了。隐元在世时,日本天皇颁赐“大光普照国师”尊号。1923年隐元禅师圆寂250周年之际,日本大正天皇还追封他为“真空大师”。

  一道阳光穿过云层直射眼前,使我从神思遐想中猛醒了过来。不久前的今夏盂兰盆会,在日本的祭祀拜祖期间,我欣然传获一件中国的墨宝。经从因特网上查证,才知竟是隐元禅师书赠德川家的旷世藏品。整幅挂轴高127.5公分,宽53.5公分。书字是:右侧一笔到底,形为篆书的“丁” 字,或作“人”字解读。左侧是七言文一句:“孤旌独辉千山静”。其余便是大师的落款和印章了。鄙人才疏学浅,经反复回味,仿佛领悟到了隐元大师“独树一帜,惠及万方”的高远至静的清彻心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丽之梦?于是我直奔源头而来了。当我漫步在寺院里,面对三两远方来客和疾走忙碌着的僧人身影,还在纳闷之时,突然驻足在了一处醒目的横幅石碑前,细看碑文,上刻以隐元禅师为首的数十人东渡名单,细致标明着各人思亲怀乡的出身之地。呜呼,一支多么无私无畏的献身团队呀!

  我肃然起敬,缓缓绕碑一周。转至碑后,一股浓浓的香火烟热扑面而来。我倏然看去,原来就在这横碑的背面,有一道长长的香槽,其间正香烟缭绕,余热尚存。我的胸臆间豁然开朗,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在早些时辰,已然有虔诚香客或寺内值勤僧人受施主之托,早早的来到这圣洁之地,向着大师崇高的神影和美丽的梦求,寄托了当今人们的美好祝愿和光大祈求。意犹未尽,小诗作证:

  山外青山隐元颂,

  东渡漫漫故国梦。

  佛界黄檗苦叶绿,

  人间万福霞天红。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