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17名“越南新娘”集体失踪

事发金淘镇和眉山乡几个山村,村民怀疑被骗婚 本报记者昨前往当地采访;目前警方正全力侦办

作者:文/图 林森泉  发布时间:2016-02-19    来源:《厦门日报》2016年2月19日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19个“新娘”,同一天跑掉17个

  金淘镇和眉山乡,距离厦门市区100公里左右,泉三高速公路金淘镇有个出口。从高速公路出口以及金淘镇区往眉山乡后山、天山自然村以及金淘镇占石村,仅15公里左右,但山高路弯,令人觉得偏僻。

  近半年来,有19名会说流利普通话、自称来自“越南”的女子“嫁”到金淘镇和眉山乡的几个山村,2月16日上午,其中17名“越南新娘”集体消失。没有跑掉的2人,一人是因为前一天手机掉到厕所里,新手机还没有买;另外一人则被“同居老公”看得很紧。

阮新贤的“越南身份证”。

  19名自称来自“越南”的年轻女子,经人介绍,在半年期间先后以“嫁”的形式,收受6万元左右聘金和不等金器,到南安市金淘镇占石村、眉山乡的山后、天山自然村等与当地未婚小伙子同居。就在2月16日,其中有17名新娘先后下山,以各种借口支开“同居老公”,快速消失,集体失联。目前,南安市警方已经立案,正在全力侦办中。

  昨天,本报记者驱车前往南安市金淘镇、眉山乡采访,穿行于高山峡谷的蜿蜒山路,试图通过一个家庭的描述来还原事情的经过。

  

  【亲述】

  “婆婆”曾爱芬:花6.6万元娶个“外国媳妇” 

  眉山乡46岁的曾爱芬,住在一栋崭新的、已经装修的三层楼,有院子。经一位嫁到天山村已经半年、自称是越南人的阿兰介绍,去年农历十二月初四,曾爱芬花了6.6万元聘礼,给27岁的儿子娶了一个自称同岁、名叫阮新贤的“越南女子”,阮新贤亲自收下钱财后,就跟曾爱芬的儿子陈某棒同房了。

  71岁的老奶奶叶淑女说,阮新贤每天都是“奶奶长奶奶短”,而且特别勤快,不但把家里打扫干净,连院外都看不到烟蒂头,对家里老少和邻居亲戚都很有礼貌。这一切,现在叶淑女回想起来,却是“礼多必诈”。

  “新郎”陈某棒:我买豆浆回来,她就不见了 

  2月16日,正是闽南风俗农历正月初九“天公生”,当天凌晨村里人接天公,鞭炮响不停。前一天晚上,陈某棒并没有觉得阮新贤有异样。16日一早起来,尚未吃饭,阮新贤对他说,嫁到同安的表妹来找她,要他用摩托车载她到南安市区的汽车站。

  陈某棒骑了一个小时的摩托车,把阮新贤载到南安汽车站外,阮新贤要他去买三杯豆浆,等一会儿跟表妹一起当早餐。10分钟后,陈某棒买回豆浆回来,发现只剩下摩托车,阮新贤不见了。陈某棒意识到,“老婆”跑了。

  陈某棒说,阮新贤的“身份证”是越南文,他看不懂。当时媒婆说,这是跨国婚姻,结婚证得慢慢办。他就相信了,没想到阮新贤会骗婚。

  【提醒】

  遇到类似“外国女子”要及时和警方联系 

  经过泉州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江涛的帮助,本报记者联系到南安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黄东阳。黄东阳说,此案引起各方关注,该局十分重视,目前正在全力侦办中。案情不便透露,一旦破案,将立即回应社会关切。

  他提醒,遇到类似“外国女子”,要及时跟当地警方联系,防止非法入境。

  因为警方尚未破案,目前,这些“新娘”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究竟来自哪里,真正的组织者是谁,都还是个谜。具体案情如何,本报将进一步关注。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