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服务 保障“一带一路”建设

厦门海事法院设立自贸试验区案件审判庭,成功审结一大批涉外海事案件,维护了公平正义

作者:文/江海苹 朱忠宝 图/ 厦门海事法院提供  发布时间:2016-09-30    来源:《福建日报》2016年9月30日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厦门海事法院快立快审船员劳务纠纷案。图为外籍船员在纠纷案审结后高兴地领到了工资。

  随着我国海洋法律制度的不断健全完善,厦门海事法院审判工作日臻成熟。近年来,厦门海事法院积极探索海事审判与“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自贸试验区建设的结合点,主动服务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设立自贸试验区案件审判庭,并在厦门片区综合服务大厅设立海事司法服务窗口,与此同时,成功审结了一大批涉外海事案件,既维护了公平正义,又展示了新时期中国法官的司法能力。

  在“世界海事日”期间,昨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厦门海事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福建省海事审判情况,并发布了厦门海事法院《2015年审判工作白皮书》和服务保障“一带一路”建设4个典型海事案例。

  【名词】

  世界海事日

  “世界海事日”是由国际海事组织确定的,在每年9月的最后一周,由各国政府自选一日举行庆祝活动,以引起人们对船只安全、海洋环境和国际海事组织的重视。

  2016年“世界海事日”的主题为“世界离不开航运”。

  在昨日召开的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厦门海事法院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了解到,2015年,厦门海事法院受理各类案件2399件,结案2015件,结案率为83.99%。

  >>  两类案件数量增长明显

  据厦门海事法院副院长周内金介绍,受经济下行新常态的影响,航运市场供大于求,相关企业经营艰难,资金链断裂。2015年,诉讼案件类型构成发生明显变化,其中,两类案件的数量增长明显。

  第一类是船员劳务合同纠纷。在全年新收的1749件诉讼案件中,船员劳务纠纷案件数为805件,占全院新收诉讼案件数的45.97%,同比上升538.9%。由于此类案件大多为群体性案件,涉及民生,影响较大,信访风险高,厦门海事法院采取一系列便民利民措施,快立快审,同时做好船舶扣押、情绪安抚、联系利益方、积极调解等工作,最终结案率达到96.52%,且一半以上为调解结案。

  另一类明显增多的案件是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纠纷。该类案件由2011年收案25件逐年递增至2015年收案83件,增长幅度为232%,多为船东无力支付加油款或造船企业拖欠造船设备款而引起的纠纷。

  此外,一直是海事法院受理案件主要组成部分的海上货物运输和货运代理纠纷,收案数却有所下降。究其原因是我国对外贸易量的下降,引起海上货物运输总量的减少。

  >>  新收诉讼案涉案标的额增加

  新收诉讼案件的涉案标的额有较大增加,也是去年厦门海事法院审判执行工作中的一大特点。据悉,2015年该院新收诉讼案件标的金额343140.29万元,比上年增长44%。其中标的额1亿元以上的6件,1000万元至1亿元的案件有43件,主要涉及船舶建造、船舶买卖等纠纷。

  2015年,厦门海事法院审结诉讼案件1627件,比上年上升96.97%。诉讼案件结案90件以上的占一线办案人员的69.23%,福州法庭和执行庭一线办案人员结案均在100件以上。人均结案数大幅上升,已接近某些沿海地区的地方法院。

  2015年,该院新收的“四涉”案件共166件,比上年大幅上升71.13%。其中,有一件确权诉讼案依法应适用巴拿马法律作为准据法。

  另据了解,去年,厦门海事法院审判执行结案率为66.67%,同比下降8.89%,实际执行率为47.21%,同比下降19.12%。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船员劳务纠纷系列案件的执行涉及因素多,结案时间长;二是船舶拍卖增多,成交率低,变现周期长;三是旧案清理过程中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偏多。

  【链接】

  剖析典型案例  促进司法互信

  昨日,厦门海事法院从近年来审结的案件中,专门挑选了《依法及时分配船舶拍卖款,保障海上丝绸之路畅通有序——塞拉利昂籍“LEDOR”轮遭阿尔巴尼亚船东基恩毕船务有限公司弃船所引发系列纠纷案》、《主导解决巨额涉外合同纠纷 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原告德国航运贷款银行诉被告艾斯姆阿明航运有限公司、舍库萨格凯斯航运有限公司船舶权属纠纷案》、《正确处理国内诉讼与外国临时仲裁的程序衔接 彰显中国重信守诺良好形象——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与荣晋公司船舶抵押合同纠纷确权诉讼案》和《积极维护船员合法权益 倾力护航“一带一路”建设——连家敏等八十八人诉福建省平潭县远洋渔业集团有限公司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案》4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服务保障“一带一路”建设的案例。

  这些典型案例,凸显了海事司法在规范、指导、评价、引领社会价值方面的重要作用,同时也增进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司法的了解,促进各国法治互信。

  【案例摘登】                

  《正确处理国内诉讼与外国临时仲裁的程序衔接 彰显中国重信守诺良好形象——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与荣晋公司船舶抵押合同纠纷确权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1年7月29日,原告韩国籍法人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与被告巴拿马籍法人荣晋公司签订抵押合同,约定就“B Elephant”轮船舶建造合同和“A Elephant”轮船舶建造合同项下应由案外人诺尔公司承担的付款金额中的一部分美元债务及利息等,以被告所有的“Glory Advance”轮优先受偿抵押担保,并向该轮船旗国巴拿马抵押登记机关办理抵押权登记。

  因案外人诺尔公司在各支付了两份船舶建造合同项下约定的前7笔分期款后,均未进一步支付任何分期款。针对船舶建造合同买方和诺尔公司违约的行为,原告在伦敦就诺尔公司所拖欠款项提起仲裁。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独任仲裁员就上述纠纷分别出具两份裁决,确认了原告对诺尔公司的债权。

  厦门海事法院在(2014)厦海法认字第13号和14号两案中,对该两份裁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具有的法律效力予以承认。案涉船舶“Glory Advance”轮因海员劳务外派合同纠纷在另案中已被厦门海事法院扣押并拍卖,原告遂在拍卖公告期内就案涉抵押债权向该院进行债权登记并提起确权诉讼。

  【裁判结果】                

  厦门海事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依法确认原告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对被告荣晋公司因“B Elephant”轮和“A Elephant”轮船舶建造合同而产生的58700000元的船舶抵押的债权,该债权可以在“Glory Advance”轮船舶拍卖价款中按船舶抵押权优先受偿;被告荣晋公司还应向原告支付债权登记费用1000元。

  【意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涉外船舶抵押合同案件,又是发生在外籍船舶被扣押并司法拍卖后的一起确权程序案件,涉及管辖权、外国法查明和适用、伦敦海事临时仲裁与我国海事诉讼程序的衔接问题。厦门海事法院积极行使船舶扣押国管辖权,在造船合同纠纷裁决未作出之前依法中止了案件审理,待仲裁裁决作出后,又依法对其予以承认,并在裁决基础上作出判决,体现了肯定和支持境外海事仲裁的态度,展示我国作为纽约公约缔约国的重信守诺的良好形象。同时,本案查明并适用了巴拿马法律,体现了较高的裁判水平,有力彰显了我国海事司法的国际公信力和权威性。本案是厦门海事法院为建设海洋强国和“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提供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的范例。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