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以来的中国外交创新

作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张清敏  发布时间:2017-03-20    来源:《当代世界》2016年10月刊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在保持改革开放以来的连续性和大政方针稳定性的基础上,在实践、理念以及制度设计等方面都实现了显著创新,呈现出日益明显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

  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来,中国外交在坚持独立自主原则的基础上,紧紧围绕国家发展这个中心,在实践、理念和制度上进行了创新,展现了中国外交的特色、风格和气派。 

实践创新:新高度、新趋势、新政策 

  外交实践是外交创新最显著的体现。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的实践创新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多边外交达到新高度、首脑外交更活跃、国家利益作为对外政策底线的原则更明确、维护领土主权和地区稳定方面的政策更坚定。

  第一,多边外交达到新高度。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融入国际社会的进程。如今中国已是世界所有主要国际组织的成员。中国通过参与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活动,提出倡议、贡献智慧,承担义务、履行职责,发挥大国作用。例如,中国对联合国会费承担的比例从1995年的不到1%,提高到2012—2015年度的5.15%,2016年又增加到7.92%;从1982年开始承担维和费用到2016年,中国在联合国维和费用中所承担的比例达10.2%。这些成绩足以为世人瞩目,让国人骄傲。

  中国也是各种全球、地区和跨地区多边机制的倡导者和积极参与者。中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通过参加金砖国家(BRICS)、二十国集团(G20)、亚太经合组织(APEC)、上海合作组织(SCO)、中非合作论坛、中国与东盟地区领导人峰会以及东亚峰会等一系列国际机制,积极开展多边外交。近年来,中国还不断提供和搭建国际舞台,主办了2014年5月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亚信)”会议,同年11月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第22次非正式会议,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以及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等。中国充分利用外交的“主场时刻”,统筹和协调双边、多边外交活动,积聚营造复合效应,参与推动完善全球治理。

  第二,首脑外交更趋活跃。多边外交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是这些多边外交的规模和层次越来越高,多以首脑外交的方式展开。中国国家领导人不仅参与多边首脑外交,而且还频频走出国门,进行国事访问,开展友好之旅,增进双边关系。从2013年担任国家主席至2016年6月,习近平主席已出访40多个国家。在同一时期内,越来越多的外国领导人到中国参加国际会议,或进行国事访问。2013年来华访问的外国领导人共有51位,2014年达到了65位,2015年则突破了70位。2016年,仅参加G20杭州峰会的领导人就超过了20位。首脑外交成为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最显著的特点和最活跃的形式。

  第三,国家利益成为对外政策的底线得到进一步强调。十八大报告提出,“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决不会屈服于任何外来压力”。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这一原则显著地体现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安全方面。

  维护领土主权,反对日本对钓鱼岛“国有化”。日本政府不顾中国反对,于2012年9月对中国领土钓鱼岛实施了所谓的“国有化”,中日关系因此陷入困境。为维护领土主权,中国海监船开始驶入钓鱼岛领海区域,海监飞机开始进入钓鱼岛上空巡航,中国公布了钓鱼岛领海基点基线,设立东海防空设别区,表达了中国维护领土主权的坚定立场。与此同时,中国致力于改善中日关系,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于2014年底与日方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的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双方协议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和精神,通过对话磋商防止东海局势恶化,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

  维护南海领土主权,立场更加坚定。南海诸岛礁是中国固有领土,近年来遭到少数国家非法占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之后所产生的海域划界问题,使之成为中国同少数当事国间的双边问题,在外部势力的搅动下逐步被扩大。中国政府坚定维护在南海的领土主权,于2013年7月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办事处升格为“中国海南省三沙市”,加强对南海地区施行有效管理,并在主权范围内对一些岛礁进行了主要属于民事范畴的陆域吹填工程。

  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问题提交给国际海洋仲裁法庭,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中国坚持对南沙和西沙群岛及其附近水域拥有主权,对于仲裁采取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和不执行的“四不”立场。在南海问题上倡导“双轨思路”,即在充分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的基础上,由直接当事方和平协商解决具体争议;南海和平稳定则由中国同东盟共同维护。

  第四,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政策更加明确。作为朝鲜半岛的近邻,中国一直坚持半岛无核化目标,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主张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中国谴责朝鲜于2013年2月第三次进行核试验,支持联合国安理会2094号决议。2016年1月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后,中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将朝鲜的主要出口商品以及运输方式、资金运作渠道全面纳入制裁范围的第2270号决议。为执行有关决议,中国根据《对外贸易法》,禁止从朝鲜进口矿物原料,禁止对朝鲜出口航空燃油。

  当然,中国始终认为制裁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一直呼吁各方回到对话中来,反对恶化朝鲜半岛局势的任何行动,反对美国与韩国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对于朝鲜在2016年9月举行的第五次核试验,中国表示“坚决反对”,但也反对采取无助于解决问题的单边制裁。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