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厦门惊艳世界

《扬帆未来》幕后的那些人那些事

2017-09-05       来源:《福建日报》2017年9月5日    字号:    阅读:

 

《畲族婚典》                                      《惠女风情》

 

《南音随想》                                                    《南音随想》

 

《月亮月光光》                                     歌曲《扬帆未来》

《海·风》

  昨夜的厦门,惊艳了世界。600多人的演出团队奉献了一场名为《扬帆未来》的视觉盛宴。

  美轮美奂、灿烂辉煌,再多的赞美之词,也不足以形容这场晚会给人的震撼。演出大幕已落,但这场晚会幕后的故事,还在带给人持久的回味和感动……

  从头到尾的“纠结”

  当舞台大幕缓缓打开,浓浓的海风扑面而来,无论现场、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在第一时间感受了这场晚会的“厦门味”。

  有杭州西湖G20实景演出、“一带一路”北京大剧院文艺晚会等珠玉在前,总导演谢南坦言,压力非常大。“但有了闽南特色文化做基础,给了我们很大信心。”

  这场专题晚会的标准,从一开始就确定了,“国家品质,闽南特色,厦门风情”。

  “艺术创作就得踏踏实实从体验生活开始。”晚会艺术指导委员会主任陈维亚介绍,主创人员从4月下旬就投入工作,厦门、泉州、福州、宁德等地,一路走来,福建蕴藏的丰富民间艺术让他们大为惊艳,丰富多元,包容共生。

  紧接着,主创团队遇到的问题是如何取舍。“创作过程中,怎样结合、包容,怎样把我们的意愿凸显在舞台上,又能让来自各国、不同文化背景的来宾们都能完整感受,是这次晚会的重点,也是难点。”谢南表示,“我们从头到尾都在纠结,已经不记得多少易其稿了。”

  最终,大海成了这场晚会的灵感和主线。谢南认为,厦门人有着深厚的海洋情愫,晚会名为“扬帆未来”,也与厦门会晤的愿景相契合。

  而闽南文化里原汁原味的东西,经过艺术加工后,也在舞台上精彩呈现。

  整场晚会的演奏,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承担,但在交响乐的基础上,南音缓缓流淌,其他特色表现形式也在这个构架中一一得以展示。而且,南音和交响的融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配器,更像是两条并行线之间的对话。

  “感觉得到,大家心中都憋着一股劲,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这是对福建文化的自信。”陈维亚说。出于整体风格考虑、时间空间限制,很多精彩元素只能忍痛放弃。他透露,经过此番合作,他和福建省委宣传部已经有了约定。接下来,将进一步挖掘福建文化内涵,从中寻找更多源泉。

  大小舞台,同样精彩

  舞台上,一个是风情万种的惠安女,一个化身畲族新郎,他们是来自厦门小白鹭民间舞艺术中心的两位年轻舞者,于馨和李鑫。

  小白鹭此次几乎倾团而出。为期两个多月的排练,从早上九点开始,到晚上九点,甚至更晚才能结束。这对于相当耗费体力的舞蹈演员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但一想到是作为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福建、展示厦门,所有人都选择了全情投入。”两人都不是土生土长的厦门人,但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几年,早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一分子。

  李鑫此前并未接触过畲族舞蹈,为此他“恶补”了一番畲族文化,与宁德市畲族歌舞团同行的交流,也是必修课。

  于馨演绎过惠安女,但还是感受到了此次编排的新颖。“传统的惠安女,多半刻画其朴实、勤劳的特质,而这一次,还展现出惠女温婉、柔美的一面。这样的形象,是对固有形象的丰富,与时俱进。”

  演出结束的一刻,于馨和李鑫感到,两个多月来最大的辛苦,化为了最大的欢乐。而此番和国内顶尖创作团队的合作,对舞团、对个人,也是一份弥足珍贵的财富。

  登上闽南大戏院舞台的演员,接受到了来自全球的赞誉。此次厦门会晤的文艺演出,还包含了多场文艺伴演。这些演职人员的付出,除了现场观众,绝大多数人不会知道。

  承担了4日晚欢迎晚宴文艺伴演任务的福建交响乐团就是其中之一。

  团长曾宏艺介绍,金砖五国和受邀参加厦门会晤“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的五个国家,每个国家各一首曲目,加上欢迎曲和结束曲,构成一台近一个小时的音乐会。而现场的演奏员,却只有31名。“这意味着需要重新编配,从一个大编制的交响乐曲目,重新编配成一个缩小型的中型乐团曲目。”

  最终演出阵容,以福建省交响乐团的青年演奏家为班底,还加入了数名国家级以及厦门爱乐乐团“外援”。不算前期的基础训练,曲目的编配修改、与作曲家的不断沟通,整场演出的磨合期,长达3个多月。

  “我们还加入了琵琶和古筝两样民族乐器,希望在各国不同音乐风格中,也能融入一点中国韵味。”曾宏艺认为,从最终的效果来看,令人满意。

  无名英雄,无私奉献

  “值了!”4日晚的晚会现场,看到完美的演出效果时,在后台担任音乐总监助理的孙莹格外激动。

  作为厦门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从6月13日起,直到8月30日,孙莹带领他的70名同事,在排练现场当了几十天的“超级替补”。此时,正式演出单位中央交响乐团由于参加外事活动,还在境外。而他所属的厦门歌舞剧院,担任排练“替身”的演职人员,总数达到80人。

  为了保证最快达到最好的演出效果,晚会在排练阶段就直接用交响乐团与灯光、舞美、节目一起配合,而不是播放录音。“从一开始就知道,最后上台的不是我们。”孙莹说,“但大家没有怨言,更没有丝毫松懈,尽力做好每一个排练细节。”

  “和中央交响乐团交接后,我们还是努力做好服务工作,尽量避免正式演出的风险。”孙莹介绍,厦门交响乐团的团员们,不仅动手帮忙搬运大件乐器,还特意为乐池里的谱台灯更换新电池,以确保细节完美,排演顺利。

  这场演出幕后,还有无数个“孙莹”。

  陈维亚特别提到了20位最后无缘舞台的压脚鼓小演员。

  据介绍,晚会最具特色的南音节目,原本计划由一位老南音艺术家和20个压脚鼓小演员共同完成;但几番修改后,导演组最终决定只保留一位南音艺术家。

  “这项技艺民间艺人练了一辈子,而这20个孩子几乎是零基础的,他们苦练了2个月,每天要把脚架在鼓上练习七八个小时,经常是排练完连脚都抬不起来了。”陈维亚心疼地说,这么高强度的排练,成年演员都感到非常吃力,而这些孩子最小的5岁,最大的也不过12岁,十分刻苦努力,一句累都没有喊过。告知他们要离开时,他们也二话不说。“每每想起他们没能参加正式演出,都觉得非常遗憾,很过意不去。”

  “有太多太多的无名英雄为这台晚会默默奉献,我们无法一一感谢,但他们的付出,我们没有忘记。”陈维亚说。

  本版图片均据新华社电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