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海上丝绸之路”再启航 > 历史渊源

闽北与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渊源

发布时间:2017-09-13   信息来源:南平市外事侨务办公室 徐滢    字号:T | T
    古代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世界进行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往来的通道统称。历史上,闽北与古代丝绸之路渊源深厚,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参与力量。

  闽北是古代丝绸之路重要的“中转站”

  闽北是闽江源头,是福建三条出省古道的出关口所在地。陆上,古代福建北上出省依托于三条古道:出光泽杉关入江西中部,出浦城仙霞岭入浙江,出崇安分水关入赣东北。依托此三条古道,华南与东南之物产北上可达中原地区融入陆上丝绸之路;中原之物产到江西、浙江后再通三关可达泉州、杭州、广州等港口融入海上丝绸之路。水上,闽北境内溪河众多,流域广远,自古以来就依托闽江为主干的“黄金水道”,积极参与海内外的经贸人文往来。

  唐代时,闽江干流与各支流已渐成熟,当时的“建州港’’已闻名于世。宋代对闽江上游航道进行了整修,三次凿黯淡滩,闽北上游的水道得到畅通。由闽北越过武夷山脉、仙霞岭驿道进入浙江地区皆有水路可抵达沿海港口。闽北作为闽江上游枢纽之地,商品货物中转地、集散地,东下闽江至福州港入海,是闽北通往海上丝绸之路最便捷的交通航线。闽北大量的丝瓷茶等手工业产品运至福州,再经海上丝绸之路输送世界各地。明朝前期,实行“严禁通番’’,沿海不能与外地通商,福州、闽南等沿海各地之物品就由闽江而上至闽北。明中后期后,朝廷逐渐放宽“海禁”,福州逐渐成为当时重要的商贸枢纽站。每年,福州聚集了大量经延平、建州顺流而下的纸张、木材、茶叶等,到福州后换大船抵达我国江南其他地区及东南亚。同时,由异地运输到福州的物品,如食盐、海产品等又经闽江而上到达闽北各地,或经三条古道输送到内陆各地与浙江沿海。明清时期,闽北的崇安和浦城水运条件好,由分水关入闽和由二渡关入闽的路线就成了连接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一条陆上运输线。

  闽北人民积极参与古代丝绸之路的大交往

  闽北商人活跃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宋代的闽北人毛旭经常往返于南洋群岛的婆国进行贸易,引导该国使臣向宋朝进贡,使中断已久的两国关系得以恢复和发展。元代时期,浦城的杨氏一族是当时著名的海运豪族,在对外贸易中地位显赫。明代建阳人余象斗,其双峰堂刻印各种图书,销售在世界各地。建瓯伍秉鉴是清末首富,是当时东印度公司最大债权人。武夷山邹氏经营的下梅“景隆号”茶庄,生产大量茶叶,流通在“万里茶道”和古代丝绸之路上。

  闽北挑夫肩挑南北货物。“崇安担”和“浦城担”是指古代活跃于闽北崇安和浦城等地的挑夫。 “浦城担”挑夫把武夷山东北部汇集到浦城的茶叶、纸张、药材等山货挑到广丰桐畈、靖安等地小码头后,再用船运到铅山河口码头,回去时把由河口船运来的丝绸、瓷器、日用百货挑到浦城,由浦城分流到闽东北甚至更远之地。

  闽北武夷山是“万里茶道”的双起点

  “万里茶道”是始于17世纪、繁荣2个半世纪的国际古商道。陆上“万里茶道”南起武夷山,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西、内蒙古向北穿越蒙古国,在俄罗斯境内继续延伸,从恰克图经伊尔库茨克、新西伯利亚、秋明、莫斯科、彼得堡等十几个城市,全长1.3万公里。1638年俄国沙皇品尝武夷茶后大加赞赏,武夷茶在俄国上流社会迅速传播,后在俄国普通百姓中也渐流行。

  海上“万里茶道”从武夷山出发,沿着信江到鄱阳湖,未出长江口转向赣江方向,到赣州,跨越梅岭,进入广州,由广州十三行出洋,经新加坡狮城、马来西亚吉隆坡、南非好望角等地,抵达英国利物浦。1662年“红茶皇后”凯瑟琳在她的婚宴上首次使用武夷红茶后,中国茶在欧洲渐渐流行起来。1783年,北美“中国皇后号”货轮来到中国进口了大量武夷茶,从此,武夷茶源源不断地进入北美市场。

  “丝绸之路”和“万里茶道”关系密切。一是路线走向和覆盖领域相近甚至重合,“万里茶道’’与“丝绸之路”均是由南向北、自东向西延伸,特别是“万里茶道”在从山西往甘肃、新疆以及通往中亚方向与“丝绸之路”相互重合,覆盖领域均为亚欧大陆;海上“万里茶道”与海上“丝绸之路”在相当长的路线上都是重合的。二是交流载体和贸易商品基本相同,均是以茶叶、陶瓷、丝绸等具有中国特色商品为主体,通过商品贸易方式,向亚欧大陆传播中华文明。

  朱子理学通过古代丝绸乏路传播世界、影响深远

  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朱子理学传播海外亚洲、欧美等地。两宋时期,闽北是中国理学的中心区域。当时,杨时、罗从彦、李桐、真德秀等理学大师在闽北传道授业解惑,更有理学集大成者。著名理学家朱熹,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闽北讲学著述,成为继孔子后的又一文化圣人。12世纪,就有日本学人来中国学习朱子理学。两宋时期,大批日本僧人学者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入宋游学,回去时带走朱子学等儒家著作。14 -16世纪,日本形成了博士公卿、萨德、海南三个朱子学派。明清思想家朱之瑜深受朱子理学的影响,其反清复明失败后流亡日本,授徒讲学,深受当时日本朝野推重。到德川幕府时代,朱子学被日本奉为官学。元中后期,依托海上丝绸之路朱子学逐渐传播到朝鲜、越南、新加坡国等国。16世纪,朝鲜理学大师李晃精心研究《朱子全书》和真德秀的《心经》后,建立了退溪学,成为朝鲜王朝的国学。当时,朱子学影响波及欧美。利玛窦的《中国传教史》用很大篇幅介绍朱子学,启蒙思想家伏尔泰等人从不同角度阐释朱子学。清代汤若望、南怀仁等传教士向德国传播朱子学,德国哲学家康德就赞美朱子学“天人合一”的思想。17世纪,朱熹的《四书集注》被翻译成英文传播到英国。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拜伏尔泰为师学习朱子学和东方文化。美国富兰克林喜读理学著作,曾公开发表文章宣传朱子理掌。1869年,美国用种子与中国交换《性理大全》等130卷理学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