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海上丝绸之路”再启航 > 历史渊源

锡兰世姓入中国或溯至明永乐年间

锡兰侨民墓地发现8处摩崖石刻,最大土墓主人身份基本得以印证;同时考古界提出——

发布时间:2016-11-16   信息来源:《东南早报》2016年11月16日 张素萍 高泽漳 文/图    字号:T | T

今年9月,斯里兰卡记者团来泉,寻访位于清源山麓的世家坑遗迹。

“锡兰公主”许世吟娥为斯里兰卡记者团做向导

许世静波特意从香港回来帮忙确认世家坑墓主身份。

墓碑上的石刻(资料图片)

锡兰侨民墓地的“世家坑”摩崖石刻

墓前有一对锡兰风格的石狮子

  清源山是泉州首批14处海丝申遗遗产点之一,其中的锡兰侨民墓地作为申遗遗产点清源山的文化史迹之一,是多元文化的具体体现。

  日前,经过近两个月的考古清理,考古学家们在锡兰侨民墓地发现8处摩崖石刻和2处石刻。此外,墓地最大土墓的主人身份基本得到印证。

  昨日,泉州市文保中心主任唐宏杰结合现存史料考证,提出两大观点:明皇帝赐“世”姓,或并非给予锡兰王子,而是予以锡兰国王,王子只是沿袭锡兰王族姓氏;锡兰世姓进入中国的时间,并非明天顺三年(1459),或可追溯至明永乐年间。

  勘察

  世家坑墓葬区 葬了四世先祖

  众所周知,在清源山上约16亩的土地上,散落着几十座世氏后人的墓地。今年9月,泉州海丝办邀请专家和锡兰王子后裔,80岁的许世静波一起前往墓地勘察,最大土墓的墓主人身份也通过一本族谱基本得到印证。

  1996年年底,锡兰侨民墓地重见天日,一段掩埋了500多年的历史渐渐清晰:明天顺年间,锡兰王子昔利巴交喇惹踏上泉州土地,受皇帝赐姓,娶阿拉伯贵族在泉州的后裔蒲氏,一支“世”姓人家自此繁衍。后来,有个叫世华的裔孙,在清源山麓买了一片地作为世家的墓地,并把他们的一、二、三世祖先集中葬于此。

  “墓地中最大的土墓肯定是世家的祖墓,而且是家族里最大、最重要的墓。”许世静波说,家里有一份族谱的复印件,里面详细记载了世家坑内左侧建有一个大土墓,里头安葬着一、二、三世祖先,有三个墓室;右侧建有一个大石墓,葬着四世祖先世华和他的两个老婆,同样有三个墓室。

  这本族谱是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编修的台湾彰化《世氏族谱·锡兰人房历代系》,原文记载:“我始祖巴来那公,由锡兰国君长入闽,为四夷馆通事。传一、二、三世,至四代再生三男,分为天、地、人三房。长房裕斋公建置产山在晋江东关外世家坑,土名世厝埔。”

  许世静波推测,锡兰侨民墓地的土墓内,一世指的是当时的锡兰国王,并未真正葬于此,二世才是锡兰王子。

  发掘

  近两个月考古清理发现10处石刻

  根据申遗工作部署,今年9月中旬世家坑开始考古清理工作,目前已暂告一段落。在近两个月里,泉州市文保中心对世家坑六七处重要的墓葬进行了考古清理。目前已发现摩崖石刻8处:“世家坑”、“世山”、“世氏产山”、“林山界”、“锡兰”、“世氏”、“陈山界”和“林府奉宪示禁”;石刻2处:“文黄世嘉坑石桥”、“文黄”。

  其中,“林府奉宪示禁”摩崖石刻,处在世家坑入口处“锡兰侨民墓区保护碑”右后方的丛林里。石刻立于清嘉庆十四年,共有25行,约刻了400个字,仅第一行字“奉宪示禁”、“林府”依稀可辨。其他文字约2厘米大,难以辨认内容。

  “石刻主要是讲世、林、留等几个姓氏在‘世厝埔’(即世家坑)的墓地纠纷,由晋江当地官府进行调解,并且林府要求官府立了这块禁示碑。”唐宏杰说,这块石刻的发现,对申遗工作中帮助确认世家坑锡兰墓地的范围,有重要的作用。

  据透露,未来世家坑将进行环境整治,而根据世氏家族墓的平面分布图,附近的养殖场很可能是世氏墓地的核心地带,这里可能会有重要发现。

  【考证】

  目前,世家坑考古清理工作已暂告一段落,专家们正结合现存史料加以梳理。由于锡兰世姓发现的时间较短,史料又偏少,学术界在解读中存在颇多分歧。随着研究的持续深入,一些谜团有望解开。

  锡兰国另立新君 系世氏始祖?

  “世姓得名,很可能来源于明王朝对锡兰王族的赐姓,即锡兰国王姓名中早已有‘世’姓,锡兰王子只是沿袭王族姓氏,并非来泉后所得。”泉州市文保中心主任唐宏杰提出这一观点。

  唐宏杰介绍,《明史》卷三二六“外国传·锡兰”云:“永乐中,郑和使西洋至其地,其王亚烈若奈儿欲害(郑)和,和觉去之他国。及和归复经其地,乃诱和至国中,发兵五万劫和塞归路,和乃率步卒二千由问道乘虚改攻其城,生擒亚烈苦奈儿及妻子头目,献俘于朝廷。臣请行戮,帝悯其无知,并妻子皆释,且给以衣食,命择其族之贤者立之。有邪把乃耶者,请俘囚咸称其贤,仍遣使赍印诰封为王,其旧王亦遣归。”

  “世氏族谱记载的始祖巴来那公,就是锡兰国另立的新君——邪把乃耶。”唐宏杰认为,赐姓很有可能,因为文献中国王的名字中已有“世”字存在。同时,台湾锡兰世氏族谱记载有锡兰王族来到中国后、明王朝赐姓一事,“相互印证,可推测赐世姓予锡兰王族并非毫无根据。”

  锡兰世姓进入中国

  或前溯至明永乐年间

  至于锡兰世姓究竟何时进入中国,目前文史界大多认为是明天顺三年(1459年)锡兰王子昔利巴交喇惹受遣前来中国进贡。然而,唐宏杰却考证认为,这一时间应大大提前至明永乐年间。

  “史料记载,明朝锡兰国王曾数次派遣贡使到中国,明天顺三年之后就再也未见朝贡记载,因此大家认为贡使并未归国并定居泉州。但是这不符合明朝的朝贡制度。”唐宏杰说,按照明朝朝贡制度,贡使来与回均有严格的规定,“可能个别人留下来,但贡使团必须回去”。

  而锡兰世氏族谱中,并未记载使臣具体名字,史籍也无从考究。“我们无从得知具体年份,但从使臣的孙子世华身上入手,或许有新发现。”

  原来,《泉州府志·烈女》记载:“晋江世华童氏,年二十五,夫殁无子,妾周氏遗腹生男,五月而妾亡,童氏抚育成立,寿七十六岁。嘉靖二十三(1544)旌表。”

  “从这段文字可推出童氏出生于1469年,按常理推断,童氏的丈夫世华至少应该在1469年前出生。”唐宏杰认为,“1469年与文史界普遍认为的锡兰王子进入中国的天顺三年(1459年),相隔仅十年,也就是锡兰王子来泉州仅十年便有孙子,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唐宏杰认为,锡兰世氏族人极有可能在明天顺三年之前,就已经来到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