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海上丝绸之路”再启航 > 历史渊源

专家:泉州海丝重要性不言而喻

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昨闭幕

发布时间:2016-06-10   信息来源:《海峡都市报》(闽南版)2016年6月10日 刘燕婷 王金淼 文/图    字号:T | T

嘉宾在清净寺向大家讲解可兰经

  昨天,为期3天的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泉州闭幕。关于泉州海丝史迹,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前副主席郭旃说,泉州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继前天考察之后,本次研讨会的与会专家学者们,昨天一大早就出发继续考察泉州海丝史遗。

  开元寺:阿曼博物馆地图列着泉州开元寺

  早上9点半,开元寺内梵音袅袅,大雄宝殿前的石阶上,73尊印度狮身人面像的青石浮雕,以及大雄宝殿的后回廊中央的两根雕刻精美、造型别致的古印度教石柱,引起了嘉宾们的极大兴趣,大家拿着相机将石雕、石柱各个面的雕刻图像一一拍下,仔细探看。

  “这些印证了婆罗门教在泉州传播的历史,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古代泉州对不同宗教的包容。”韩国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李惠恩说,她很喜欢这两根石柱,特别让志愿者们帮她与石柱拍了合影。

  “阿曼的‘乳香之路’已被认定为世界遗产,驰名世界,几年前阿曼的博物馆内一张世界地图,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在这张展示海上乳香之路的地图上,右上角的东端,赫然地列出了泉州的开元寺。”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前副主席郭旃曾在研讨会上如是说,足以说明泉州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性,而开元寺俨然已是古代泉州的符号。

  日本东京大学日本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教授西村幸夫,全程拿着手机各种拍,他说自己很早就听说过泉州开元寺,这是第一次亲临。“这两天的遗址考察里,开元寺是我最喜欢的。寺里的文化非常多元,寺庙也很庞大,整体保护得不错,令人印象很深刻。”大热天里,西村幸夫站在树阴下不断地眺看东西塔。他说,东西塔与日本的塔差异很大,“这两座塔用材很独特,都是石头,而且是中国楼阁式的建筑,如果是日本会用木头来建,我想这种建筑的不同也许就是文化的差异”。

  清净寺:外国嘉宾现场为大家翻译古兰经

  结束开元寺的考察,上午11点,一进入清净寺,摩洛哥文化部马拉喀什地区文化局局长、水下考古学家阿兹丁·喀拉海,显得兴奋不已。他是一位穆斯林,在与故乡相隔几千里的泉州,能够看到古老的清净寺,让他觉得异常亲切。

  这座始建于1009年的清净寺,奉天堂遗迹内的屋顶在千年的变迁中已经消逝,还遗存的墙面上刻着一排排的古兰经经文,阿兹丁·喀拉海指着墙上的经文,一句句为大家翻译了起来。炎炎夏日下,他看得都舍不得挪开脚步了,他说这个奉天堂是以往讲经的地方。

  一旁随行的志愿者,仰恩大学大三的学生王婷跟本报记者分享了一则小插曲。她说,“这趟来泉州恰逢穆斯林的斋月,阿兹丁·喀拉海白天都不会进食,连一滴水都不会喝。要等到太阳下山后,才能开始吃饭”。王婷说,阿兹丁·喀拉海先生第一天到泉州的时候,就向她问过当天日落的时间,而后王婷便下了一个APP,每天下午提前告知他日落时刻。

  在遗址的一旁,建有后世新建的教堂,阿兹丁·喀拉海拿着手机拍下了这处穆斯林做礼拜的大堂。他说,“新建的教堂与我家乡的教堂很不同,这里融入了很多中国元素,但依然很亲切。这两天参观下来,泉州的海丝遗迹都保存得比较完好,古风古貌,而且你们对海丝的研究调查也比较深入”。

  考察团里还有另一位穆斯林,来自印尼的教育部文化局文化遗产保护和博物馆司规划评估记录处专家Khanifudin Malik Chalim。昨天中午,当探看完伊斯兰教传到泉州的最早文物史迹--伊斯兰教圣墓,Khanifudin Malik Chalim由衷地说,“圣墓保存很完好,作为穆斯林,我非常感谢中国政府对这个遗迹所做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