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海上丝绸之路”再启航 > 历史渊源

马尾闽安 千年沙场古海港

发布时间:2013-04-11   信息来源:《福建日报》2013年4月11日 吴旭涛/文 陈文波/图    字号:T | T

小船驶过迥龙桥。

杨成和说,闽安的迥龙桥与福清的龙江桥、福州市区的万寿桥并称福州三大名石桥,且是三座中“资历”最老的。

迥龙桥的主体还是唐朝的样子,4个船形桥墩有着良好的分流作用,减弱了河水对桥身的冲击。

桥身望柱上的宝奁石雕

桥身望柱上的海兽石雕,被风蚀得不成样子。

桥身望柱上的官印

石雕迥龙桥上的石狮

  从福州市区往东驱车不到30公里,便到了我省历史上的军事与贸易重镇--闽安。

  闽安是中国东南沿海着名的千年古镇,位于福州市马尾区。因扼守闽江的特殊地理位置,公元893年,唐朝已在闽安设巡检司衙门,宋代被列为福建“四大名镇”之首,元明清沿袭为军事与海上贸易重镇,也是千年来兵家必争之地,保存有大量唐宋元明清文物古迹。

古港的潮起潮落

  今年67岁的杨成和是位“老闽安”。从小在闽安农村长大的他,踏遍闽安各个角落,身临目睹众多古迹文物,熟知长辈对闽安历史和英雄人物的讲述,热衷于闽安文化的研究和保护。

  介绍起闽安古村,杨成和如数家珍:闽安是国家级名村,有3张名片--军事重镇、“海上丝路”、戍台活化石,9处文保单位,12大历史文化(军事、“海丝”、戍台、船政、建筑、桥梁、名贤、宗教、水师、郑成功、琉球、民俗),18条古街道铺巷,36处自然景观,38座现存寺庙观祠,72处军事与戍台文物遗址,166座古民居,203幢古商店商行,40座明清卫国将军墓与戍台将士墓群,还有545位闽安戍台卫疆将领,合计闽安古迹文物点有800多处。

  在杨成和的记忆中,闽安邢港码头的繁华景象依然清晰,“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一到傍晚,闽安18条街道便非常拥挤,江边停了上百艘船,光是工人就有3000多人,他们装卸货物再运往各地”。

  遗憾的是,30多年前这里出现了移民潮,许多人去了国外。“原来一万多人只留下2000多,邢港也渐渐衰弱”,杨成和说,他的儿女也已在美国。

  如今,闽安以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吸引越来越多人前来参观考察。杨成和说,“这几年,闽安又热闹了起来,来闽安的游客、专家、学生很多,我担任义务讲解员,每年要接待200场次以上”。

“海丝”的印记

  在闽安,我们找到了闽王王审知当年建造的石桥--迥龙桥,这是福州“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遗迹之一。它的故事,贯穿了闽安古村的热闹与沉寂。

  “海上丝绸之路”,是我国古代区别于陆上“丝绸之路”的对外贸易与交流的海上线路。福州港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东南沿海重要的通商口岸,在“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段占有重要地位,而闽安港口古码头,就是福州古港海上贸易的有力见证。

  迥龙桥长66米,宽4.6米,虽然已在邢港河上跨立千年,但仍保存完好,除了桥面有过翻修,桥的主体还是唐朝的样子--4个船形桥墩气势恢宏,这种形状有着良好的分流作用,减弱了河水对桥身的冲击;桥身的望柱上,36个石雕精美且形态各异,有宝奁、莲花、海兽、官印等图案,宝奁是古代女性的梳妆首饰盒,莲花象征清白与廉洁,骑在海浪上的海豹则代表了出海的船员。桥的一头,宝奁排在官印之前,另一头则排在官印之后,据专家介绍,这体现了唐代对女性的尊重,而莲花、官印、海豹则代表了官场和海洋文化。

  迥龙桥南端有一座玄帝亭,北端有圣王庙。圣王庙中有座圣王殿,供奉的是“齐天大圣”.当地人称,在宋朝时,迥龙桥常受山洪冲击,当时的村民以为是妖魔作怪,于是建了猴王庙,希望猴王能赶走妖魔。到了明代,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红极一时,当地人又把庙前“猴王庙”牌匾改为“齐天大圣庙”。

  据介绍,闽安的迥龙桥与福清的龙江桥、福州市区的万寿桥并称福州三大名石桥,且是三座中“资历”最老的。它除了有独特的建造工艺,还是唐代对外交流贸易的历史见证。

  杨成和老先生说,闽安虽是小村落,但是从汉代开始便是外贸重地,在唐朝达到鼎盛。当时王审知开辟甘棠港,闽安是甘棠港到福州的必经之地,原本桥下的河名叫“迥龙河”,但是由于迥龙桥的建立,沟通了南北岸的交通,许多货物从闽安运到东南亚各国,福建运抵京城的粮食也要经过邢港运出,这使得海上贸易更加旺盛,迥龙河也改名为“邢港河”.“邢”就是旺盛的意思,可见当时的繁华程度。

一座军事建筑博物馆

  闽安郑爷鼻港湾,曾是郑成功五路大军、三万水师、数百艘战船集泊的军港。

  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郑成功亲率40艘炮舰攻取闽安,此后14年间,郑成功数度进驻,把闽安镇当作反清复明和收复台湾的根据地。郑爷鼻山头,就是乡人纪念郑成功驻泊水师于此而得名。

  位于闽安古镇虎头山东麓的虎头山戍台清军义冢,则是另一处重要遗址。义冢面向东北,面宽13米,纵深11.5米。

  1874年,日本派兵3500名、舰船11艘侵入台湾,闽安左右营将士跟随大清船政大臣沈葆祯赴台驱日,135名将士为国捐躯,牺牲者的遗骸被运回葬于此。日本人经此一役,知道国力尚弱,乃雌伏20年,终于策动甲午战争,窃取台湾。

  福州与台湾一水之隔,自古以来就是保卫台湾的指挥中心和军事大本营。闽安前扼闽江,面临大海,东眺台湾,形胜险要,是入海咽喉之所在,乃闽中的军事重镇。在杨成和看来,闽安是一个见证中国近代屈辱与悲壮的古港,浓缩了一个国家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其精彩的华章,像是一部不屈不挠、前仆后继、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史诗。

  “福建沿海的重大历史事件和福州的重大军事事件,大都发生在闽安镇”,杨成和举例说,戚家军抗倭五驻闽安镇;鸦片战争中闽安水师扞卫福建海疆;中法马江海战浴血闽安古街;在历次收复、平定、戍守台湾战事中,闽安水师英勇转战宝岛;辛亥革命的烽火燃遍闽安大地;抗战时期,闽安设立福建省抗战指挥部;解放战争中,闽安是解放福州的首选战场……这不由令杨成和感叹:“历代战争总有闽安镇儿女血洒沙场,精忠报国。”

  闽安戍台重要古迹还有清协台衙门、清闽安水师左右营府、天后宫等40余处,这些古迹大多保存完好。闽安,已然成为一座戍台军事建筑的博物馆。

  静静走在古镇黄昏的街巷,古港的繁华与忙碌,战事的悲壮与激昂,仿佛近在眼前,但经过千百年时光的沉淀,一切又归于平静。